一纸“禁止上网”令治不了网瘾
2011-05-23 07:05:59   来源:千龙网(王志顺)   评论:0

  贵州凤冈县未成年人小陈(化名)沉湎网络不能自拔,为筹“网费”,他实施盗窃被捉。5月18日,凤冈县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的同时,以法律文书的形式向小陈发出了“禁止上网”令。这在贵州省尚属首例。法院审理查明,13岁的“问题少年”小陈经常出入网吧、游戏室,沉湎于上网、打游戏,并因此负债上千元。他不敢伸手向父母要钱,为筹“网费”和还债,一个月前,伙同他人潜入凤冈县龙泉镇一住户家盗窃,盗得现金3000元,被当场发现扭送公安机关。(《贵州都市报》5月19日)

  本是花季少年,现在,却因筹“网费” 跌了犯罪的泥潭,这样的人生遭际怎不叫人为之扼腕叹息。然而叹息之余,分析原因,都是“问题少年”的错吗?愚以为除了一些网吧经营业主把“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令箭”当作“鸡毛”,除了学校和家庭放松了对“问题少年”的教育管理,恐怕主要原因是有关政府职能部门对网吧监管不力,以至于让一些逐利的网吧经营业主钻了空子。

  事实上,下列现象就颇能说明各地政府职能部门对网吧经营监管不力问题。便是,每到节假日,特别是寒署假期间,一些地方报社的新闻热线和公安部门的“110报警电话”就空前的忙碌起来,而反映问题最多的就是那些遍布城乡角落的黑网吧,它们就像一个个陷阱,使许多未成年学生丢魂失魄、丧失意志、无心学习、前途废弃!

  话说凤冈县未成年人小陈(化名)沉湎网络不能自拔上来,如果有关地方政府解决了“九龙治水”(网吧的监管涉及到文化、工商、公安甚至综治办、广电局、教育局、电信公司和供电公司等多个部门)的体制弊端,如果有关政府职能部门对网吧进行了严密布控,见违规网吧露头就打,同时按照上级规定要求严格审批网吧,严惩网吧违规经营者和其背后的“保护伞”,直至其关门歇业和失去岗位。那么,小陈即便是网瘾发作,还能导致其走上盗窃的犯罪道路吗?

  “网吧”在城乡各地俯拾皆是,标志着信息技术的高度发达,也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青少年日益增长的文化娱乐需求,但更应看到,网吧经营和监管乱相(比如有的地方“网吧”的营业执照不仅给钱就可以领取甚至发展到可以自由转让、买卖)已到了非铁拳整治不可的时候了。笔者以为最现实的办法是变各职能部门各自为政为各负其责,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拿其主要领导是问;其次,正如有识之士所提到的:抓违法源头,形成各执法部门通力合作的监督体系,建立一个长效监管机制,用高科技手段治理高科技违法。工商部门应加强与相关部门的配合,如电信部门具备高科技手段,掌握大量的网上信息,通过监控信息流等办法,可以掌握黑网吧的动向与线索。在此基础上,有关部门应制定切实可行的制度保障网络实名制的实行,实行网络内容的分级制度,以防止青少年接触不利于身心健康发展的内容。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据说,目前全国不少城市都成立了由“五老”(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和老模范)组成的志愿者网吧监督员队伍。实践证明,效果不错。相信只要全社会都予以重视“网瘾少年”问题,并通力合作,那么类似小陈的悲剧必将大大减少。(王志顺)

相关热词搜索:网瘾

上一篇:“禁止上网”不如整顿黑网吧
下一篇:“断网保护”有些因噎废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