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i:免费午餐遇监控大劫
2011-08-03 20:12:52   来源:南方周末(转载)   评论:0

  在通过牌照制与实名制对网吧等经营性互联网上网实行管理之后,监管部门正打算用安全软件来将非经营性场所上网纳入监管。

  2011年7月27日,在北京东直门外库布里克书店消磨时光的人们发现,过去一直免费提供的WiFi上网,没有了。书店的消费小票上,多了一排黑色小字:“根据公安局下发通知,本店暂时停止提供WiFi服务,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同样停止提供WiFi服务的,还有位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东直门等地的一些咖啡馆和酒店。

  在过去的几年间,免费、快捷、方便的无线上网深受白领与商务人士们的热爱,并因此成为咖啡馆和高级酒店的“标准配置”。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经营商,开始提供这项人们喜闻乐见的服务。

  正如此蓬勃发展之际,为何突然停止提供服务?因为6月份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发布的一纸通告。

  这份落款为东城区公安分局的《关于开展非经营性上网服务场所依法落实安全技术保护措施的通知》规定,自2011年6月起,东城区的“宾馆、酒店、图书馆电子阅览室、歌厅、洗浴、学校电教室等提供上网服务的场所”,都要“全面落实安全技术保护措施建设”。

  而所谓的“安全技术保护措施”,则是要求,所有提供无线上网的经营者购买一个技术保护系统,记录并留存用户登录和退出时间、主叫号码、账号、互联网地址或域名、系统维护日志等。

  通知称,按照“谁经营,谁负责”的原则,“政府出资建设管理系统平台,场所出资安装技术设施”——按照其对外公布的价格,这套“技术设施”最低需要2万元。

  在大多数情况下,WiFi都是咖啡馆等为顾客免费提供的。现在他们若要提供这项服务,就得另外掏一笔钱,一些地方于是干脆选择放弃。

  从网吧到WiFi

  其实,对这些场所的上网实行安全管理,只是多年来一直在加强的互联网管理的最新延续。

  从1994年中国的信息网络接上互联网开始,对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管理的探索,从未停止。

  最先被纳入监管的,是鱼龙混杂的经营性场所,主要是网吧。

  监管的办法,是对经营者实行牌照制度;同时,每个网吧都必须安装安全管理软件,实行实名制。比如,在广州,现有的约1000家正规网吧已全部安装了第二代身份证实名登记系统,2010年7月起,所有人在网吧都必须刷身份证才能上网。

  这意味着,所有在网吧上网者的身份与上网时间、内容等,均能被纳入管理。

  2011年5月11日,故宫展览品失窃后,嫌疑人石柏魁便是在北京丰台区友联网吧落网的。他不仅实名登记上网,而且还办了会员卡,充值100元。他使用的电脑被警方技术锁定。

  不过,这种严格的监管,却有一大块空白——这些监管针对的仅仅是经营性场所,而非经营性场所,比如酒店、学校等,则一直实行的只是备案制。

  早在2006年,湖南省就已经宣布要将这些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也纳入监管,办法也与对网吧的监管如出一辙——要求经营者安装安全管理软件,通过软件可以确定上网者的身份等信息。

  此后的五年间,陆续已有十几个城市宣布了类似规定。只不过,彼时无线尚未普及,加上没几个人拥有能上网的手机,于是公共场所并不流行上网,因为实在太不方便了。

  直到WiFi流行起来,在酒店、咖啡厅、书店甚至公交、地铁上网的人,成为随处可见的风景。

  而WiFi不仅成为这些场所的经营者们招徕顾客的工具,也成为运营商们竞相提供的新服务。

  比如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就表示,要在2013年前将全国范围内的WiFi热点数量增加至100万个。而在上海,目前就已有超过4000个公共场所部署了WiFi热点,最具代表的是浦东陆家嘴的“无线金融城”,出门在等公交车时,就可以通过WLAN无线上网。到2011年底,上海可同时服务无线上网用户70万人。

  这些地方提供的上网大多都是免费的,仍然属于“非经营性场所”。监管的那块空白,于是越来越大了。[Page]

  与网吧等经营性场所相比,非经营场所上网人员的流动性更大,而且大多是用自己的笔记本、手机、iPad等上网。

  与时尚青年、商务人士们一样喜欢在这些地方上网的,是热衷于赌博、诈骗的人。据有关机构统计,每年在宾馆进行网络赌博流失国外的资金达数百亿。

  于是,网监部门的新课题,便是如何将新流行的非经营性场所上网纳入监管。而北京此举,则被视作是一个开始。

  北京东城区的规定是否将会严格实行,是否会拓展到其他区域,目前并不清楚。

  7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广州、深圳的星巴克、绿茵阁和七天连锁酒店的多个分店,得到的答案基本一致:都提供WiFi服务,但暂时都未接到安装安全软件的通知。

  不过,他们都对北京这一动向很关心。星巴克深圳福田区城市广场店的值班经理告诉记者,有相当一部分顾客是因为店内有WiFi才进来消费并处理事务的,如果停止止WiFi,将有大量客人流失。

  “网络警察”产业

  监管的新动作,让经营者失落,但安全软件的提供商们却乐见其成。

  根据东城区公安分局的委托招标单位北京市京发招标有限公司7月15日公布的中标公告,中标人为上海雨人软件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中标金额为203.7万元。

  7月27日下午,记者走访了这家公司位于上海普陀区中江路879号天地软件园10号楼3楼的总部。这是一片集中了数百家中小企业的软件园,雨人公司在其中并不起眼,公司的面积也不大,大约700平米。记者看到,研发中心有十几位工作人员,前台称很多市场人员在外面推销业务。在等待3小时之后,前台数次谢绝了采访,称总经理滕德润已经出国1个多月,了解相关情况的人均不在公司。

  记者联系到负责此次招标项目的北京市京发招标有限公司一赵姓处长,对方以招标法规定,不能透露任何有关投标企业信息为由,婉拒了记者采访。

  在北京市政府采购网上6月16日公布的《北京市石景山区公安分局网络安全装备和信息标准化采集室设备采购项目中标公告》中,上海雨人软件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也是中标公司之一。而在2010年11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一次就“网吧安全审计系统平台建设采购”项目中,该公司被作为“单一来源供应商”参加招标。而这一项目的预算金额为100万元。

  据此前媒体报道,公司总经理叫滕德润,大学毕业后曾在上海教过一段时间书,此后赴加拿大攻读计算机。

  1998年,中国网络热潮风起云涌,滕“为创业而回来”,就在张朝阳、丁磊等盯上门户网站等最热概念时,滕却关注起网络安全问题。三年之后,公安部提出对网吧实施管理,33家具备认证资质的网络安全公司进入“选秀决赛”。雨人胜出,以“网络警察”的身份掘得了第一桶金。

  不过,雨人公司的实力很难算是雄厚。该公司最初是由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与加拿大一家公司共同出资20万美金组建。两年后,加拿大公司收购了全部股份并增资近一倍,董事长于此时换成了滕德润。

  工商资料显示,截止到2004年年末,这家公司依然只是一家拥有50万资产的小公司,随后的几年,雨人公司资产总额增长了1500%,到2009年年末,该公司的资产总额达到735万,其中营业收入增加至898万,但净利润却只有5.6万元。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网络监控是个大行业,雨人因为起步较早,在行业内处于领先位置,因此常得到政府青睐。其实除了雨人之外,行业内也有很多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司。

  记者联系的一家名为上海环帝通网络科技公司也说,可以提供同样的产品。在其发给记者的一份报价单上,起名为“网上特工”的软件售价不菲,如果安装80台电脑,共需16000元。不过,销售员说,如果真要,还可以打六折。

  按照规定,这些网络监控软件在走向市场前,必须取得公安部颁发的销售许可证,而为了取得销售许可证,则需要先通过一些官方机构的检测。[Page]

  “这些检测,是为了让这些软件达到合格的性能。”公安部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主任顾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能够提供检测服务的结构比较多,既有工信部下属的,也有公安部下属的,甚至还有地方工信委、公安局下属的——无一例外,这些都是需要收费的。

  据他透露,位于上海的公安部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是公安部唯一直属的检测机构,企业产品在这里的检测费用多少不等,一般为2万-3万元,而检测周期则为30天。

  在建立监控网络的同时,各地政府同时也在文件后面附上了推荐的企业。在记者获得的一份编号为深公通〔2007〕4号的“要求非经营性公共上网服务场所网络安全管理工作的通告”文件中,深圳市公安局推荐了8家企业,其中有6家都位于广东。

相关热词搜索:WiFi

上一篇:WIFI安全监控软件该谁“买单”?
下一篇:网游下乡不靠谱的三大理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