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的总量和布局更是应当交由市场来决定
2011-04-13 00:05:17   来源:南方都市报(转载)   评论:0

  疏解

  实际上,网吧业的市场需求和审批高门槛的矛盾产生已久,更为政界和民间诟病。不尊重市场规律、沿用计划经济的手段对网吧进行审批管理被看成是目前怪现状产生的深层次根源。与此同时,警方介入对黑网吧的管理已获较好效果,黑网吧经营者从无序无管转变为希望自我完善。

  准入门槛过高遭诟病

  “国家唯一对单一行业出台一部条例,就是网吧。”宝安公安分局网警大队大队长敬渭清说。

  网吧行业的连锁特许经营权制度,对设立条件做出严格规定,关键词是“连锁”、“大型”,再后,“停止审批”和“总量控制”进一步让网吧的准入门槛抬高,把中小型投资者完全拒之门外。

  “网吧的总量和布局更是应当交由市场来决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行政法学专家赵鹏称。

  黑网吧在深圳的屡禁不绝和数量越发增多,被很多业内人士和多个相关管理部门看做是市场需求的一种表现。“市场是经济的杠杆,市场最终将决定业态的数量和存亡。”2010年10月18日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也清楚表述,深圳市外来人口众多,上网需求量大,“然而持证网吧数量有限,且服务范围未能覆盖原特区外较为偏僻的工业区,无法满足大量劳务工的上网需求,客观上给无证网吧带来了生存空间。”

  有几十万工人的富士康,绝大部分劳务工有上网需求,但周边仅有手续完备的持证网吧7家,总电脑数量2000多台。在低成本高回报、逃税躲避监管等因素之外,正规网吧的市场准入门槛过高,客观上必然使一些中小经营者变“黑”。

  虽经持续查处但仍然久治不绝,与持证网吧长期并存。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强烈的市场需求下,持证网吧仍“数量有限”?

  截至2010年底,已经获得完备手续的持证网吧数量分别是:宝安360家、龙岗317家、罗湖151家、福田119家、南山109家、坪山新区32家、光明新区30家、盐田26家。

  一个事实是,让各部门和投资者们感到头疼而又最为诟病的,便是审批政策的桎梏局限了网吧业的发展。

  “应该让市场说话”

  “为什么要进行总量控制?不好说。”深圳市文体旅游局业务受理审批处王志强处长介绍,但对于连锁,王志强的看法是可以改变网吧小、散、乱、差的局面,让网吧行业品牌化集团化。不过,一些专家的看法是,连锁经营无助于管制目标的实现,如果一定要给一个牵强的理由,“恐怕只能是在特许连锁的状况下,政府只需要管住几个大型企业,而不需要管理那些散兵游勇,管理负担降低不少”。

  同时,拿到连锁网吧经营权的经营者炒牌现象已为人所共知,南都记者采访中,警方、市场监管乃至于文化部门自身,都有相关人士提出这一问题。据称,深圳此前的网吧牌照最高有炒到30万元。

  “没有任何理由要求网吧搞连锁经营,文化部从方便管理的角度出发,但这样的要求不符合实际。”警方人士表示,“应该把市场放开,让市场说话”。

  深圳市文体旅游局市场监察与执法协调处刘启鸣处长说:“对正规网吧的管理一直是在有序地进行。但同样,正规网吧已经湮没在黑网吧的包围圈中了。”

  门槛高之外,网络出租屋的存在也的的确确让很多有意跨入此门的投资者们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光明新区和宝安大大小小的社区中,的确基本保证了都有网吧的存在,而且不仅仅一至两家,但几乎都是无牌无证的“网络出租屋”。

  龙岗政府全方位介入

  继光明和宝安之后,龙岗一份关于网络出租屋的更详尽的方案已经出台,酝酿即日推出。龙岗区委办公室下发《关于我区无证网吧有条件列为“网络出租屋”有关问题工作会议纪要》,提出“大力推进”无证网吧有条件管理工作,将一批符合条件的无证网吧列为“网络出租屋”,希望“规范引导其走合法经营道路”。列管期限为1年,期间全区对其“不予查封取缔”,期满后仍未完善正规网吧经营手续的,列管资格自动取消,由相关部门依法处理。 [Page]

  据了解,龙岗此举最大亮点,在于建立网络出租屋管理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负责审查确认网络出租屋列管资格。

  龙岗方案制定参与者认为,这是一份“相对切实可行的方案”,让市场决定网吧的生存,而且一旦实施,“除被列管的网络出租屋外,‘黑网吧’届时将无生存空间。”他表示,真正的受益者是有需求的劳务工,宝安的上网费用已经降下来了,老百姓得到了实惠。

  有观点认为,龙岗与宝安在推行列管网络出租屋的本质上有区别。宝安是警方一家介入,龙岗的政策是警方推动、政府行为,“实际上是压低了网吧行业的准入门槛”。据了解,龙岗列管的网络出租屋不是发营业执照,而是一份开办网络出租屋的“确认书”,登记在册,按照正规网吧进行统一管理。该方案经过了几个月的讨论,“非常慎重”,同时为了预防“执行中走样”,联席会议涉及到的每个部门都需要在审批程序中盖章,互相监督,哪个环节出问题就追究哪个部门。

  警方列管成效已显现

  对黑网吧介入管理后,警方在治安方面初步取得了成效。作为“网络出租屋”概念的原创者,光明新区公安分局介入对黑网吧的管理迄今已满一年。据称,光明新区在对网络出租屋安装扫描身份系统之后的一个月内,就通过该系统抓获网上逃犯13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光明分局有工作人员表示,作为一个临时手段对黑网吧进行管理,他认为无可厚非。而从去年11月宝安铺开网络出租屋至今,通过网络出租屋上网人员的信息扫描,已抓获了50多名逃犯。

  去年,宝安和龙岗两区分别动用刑事手段以非法经营的名义对黑网吧进行打击,宝安刑拘了百余名黑网吧经营者,龙岗刑拘了50多人。有派出所所长表示,想起来“心里很难受”。此举被警方内部人士看成是“耗费执法资源”,“说破了天,就是个无证的问题”。

  而在南都记者采访中,几位网络出租屋的经营者表达了希望能够持续投资、改善经营条件的意愿。在他们看来,从黑网吧的有今天没明天躲躲藏藏,到现在有警方进行管理,是一个将要“转正”的信号,“我们会配合警方把治安、消防等问题做好”。

  2010年10月18日的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之后,宝安警方自11月起开始大规模介入对黑网吧有条件地治安列管和信息采集。敬渭清表示,这一块首先解决的是黑网吧的信息盲点和治安盲区问题,由各派出所基于治安管控的实际,向社区内延伸。

  “网络出租屋不是为了创新而设,而是为了建立动态治安条件下打击违法犯罪新机制,使各类违法犯罪人员在深圳有登记就报警,一搜索就发现。”敬渭清说,对列管外的网吧,“予以取缔”。

  而对于被列管的网络出租屋,宝安警方称,一旦违规,杀无赦。

  警方对网络出租屋的管理被很多人看成内存利益纠葛,对这一点,宝安警方也有苦衷,“没有给他们发执照,对网络出租屋的编号也不是执照。就像警方对城中村安装视频门禁系统,并非认为房子有合法产权”。深圳市公安局有关人士表示,这一块的管理警方如果不介入,就是警方的失职。

  “即便有灯箱,黑网吧的身份也洗不白。”深圳市律师协会行政法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广东深桦律师事务所主任郭安元认为,“但警方介入到对黑网吧的治安管理有必要”。

  ■结束语

  网吧审批的弊端是否需要调整,网络出租屋存在巨大争议将如何平息,正规网吧经营者的利益如何保障,黑网吧的未来何去何从……这一系列问题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深圳的网络出租屋是一个“创新”尝试,是用更多的包容来鼓励新生事物,还是坚持依法行政将其“斩首”示众?对这一尝试,有不同的声音,实践中也出现了很多矛盾和问题,政策层面能否降低准入门槛,网吧是否有可能成为和柴米油盐一样满足市民日常需求的普通行业?什么才是真正解决深圳这一现象的长久之计和疏解之道? [Page]

  对这一深圳特有的“创新”之举今后有可能的衍变,本报将保持持续关注。

相关热词搜索:网吧的总量 网吧布局 网吧市场 网吧数量

上一篇:我国登记网吧基本保持在13万家左右
下一篇:网吧行业准入门槛过高遭诟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