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玺:清华学子的网吧老板之路(连载一)
2008-10-10 18:39:31   来源:《网吧经营》 (刘芬)   评论:0

讲述网吧人自己的故事

倔强,几乎伴随了王玺的整个年轻时代,从最初倔强地放弃人们眼中的“铁饭碗”,再倔强地投入到自己眼中的事业“开网吧”。这个倔强的男人不论是回忆年少时的“清华求学”生涯,还是讲到作为“九年网吧老板”的经历,王玺言语间都充满了坦率与热情,并且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

坚持,几乎是对王玺成为“网吧老板”后生活最好的诠释。他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网吧事业,继续着与网吧相伴的日子。不管是对未来网吧生活的期许,还是忆及过往那些与青春、与网吧有关的日子,王玺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始终是无限的美好。

但是,就是在这些倔强与坚持之间,王玺见证了网吧行业近十年来的几度辉煌与沉浮。在网吧行业这个偌大的舞台上,他一直以一个的普通网吧人成长的姿态努力地去守望、去探索…

“清华”求学生涯

1992年,年仅18岁的我考入了所有考生所向往的高等学府——清华大学,成为了清华92届的学生。当时我所在的热能工程系在全国都是很出名,系里已经出了好几个比较有名的院士。而我所在的热能专业,当时却是清华大学比较冷门的专业。

大学生涯由此拉开了序幕,我像所有的高中毕业生一样,最初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无限的憧憬,认为自己将在清华学府里奏响自己美丽而灿烂的人生乐章。真正开始大学生活后,我才发现大学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由于那时我和班上很多同学一样对“热能专业”这个概念并不太理解,所以压根对所学专业就没太大的兴趣,清华的求学生涯也在极度的不理解中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也许是没能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适合自己的专业,大学时代过得很茫然,在那些匆忙中,大学四年弹指一挥间就悄然流逝了。直至1996年7月,我正式结束了清华大学的求学生涯。

“双稳”工作期

大学一毕业,清华所有的毕业生便开始千军万马的过独木桥,那个时候全国都掀起了一股出国的风潮,同班同学里也有出国继续深造的,也有保送读研的,但是大多都回到自己的家乡发展。我也不例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温州发展,但是我心里却一直藏着自己的出国梦。

回家时正好赶上当时温州市电业局在搞一个燃气轮机的发电项目,我凭借清华大学热能专业的毕业生顺理成章的进去实习了,此时我很感激自己能够找到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这是每一个大学生毕业后梦寐以求的事情。

实习时期的工作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翻译一些专业的数据给领导看。但是我对工作充满了热情,由于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不到一个月我就转为正式员工。从我初进电业局的时候,一直持续在做那个燃气轮机的发电项目。

大概工作一年后,枯燥重复的工作让我失去了对这份工作的热情,而那个时期原来的项目在跟外资谈判时出了些问题,于是项目就一直停在那里,我基本上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于是,无所事事的我迅速辞了职,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 ,成为了待业青年队伍中的一员。

在家休整了几个月之后,1997年下半年,我又进温州煤气总公司里面的设计院,当时我的工作任务是专门为企业设计煤气管道。一开始,我对这份工作充满了极大的兴趣,我努力地想将这份工作做好,并用心去为别人设计。据说每个初进这个设计院的毕业生都需要从最初的画图开始做起,并且画图的时间为3个月。

而初进公司的我才画了一个礼拜的图,便自告奋勇跟设计院的院长说:“我觉得画图没多大意思,我要做自己感兴趣的设计。”刚开始所长并不同意此事,认为这样会打乱了他正常的工作部署,一直都是他安排下属做事情,忽然冒出个不太听他的指挥人,一时难以适应。

但是由于我得到了总公司局长的赏识,最终我还是在一个礼拜后结束了之前画图的工作,转做设计煤气管道的工作。那时,我把这份设计工作当作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在短时间内迅速地把设计的相关资料以及设计原理都认真地学习了一遍,期望自己能尽快地成长。[Page]

在设计院之后的几个月里,我对设计非常迷恋,工作也十分投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每一项细节工作,没多久,我便先后设计了几栋楼的管道。不久后,温州市要开发建设一个大型煤气站,本来打算交给别的设计院来完成的设计,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交给了我来设计。

当时我心里有些紧张,心里同时也充满了些许兴奋感。于是下狠心要将设计做得足够完美。期间,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参考了很多数据,在我熬了好几个通宵的努力下,没多久,煤气站的初步设计新鲜出炉了。当时心里对自己努力之下的成果比较满意,但由于是初步设计,还需要等待审批。

初步设计在等待审批的过程中,我进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恰巧有个被保送到上海大学读研的同学联络我去他们学校。等待的过程始终是漫长的,所以我想出去散散心,而那时我心里还有一个念头就是:考研。正好可以在散心的同时,顺便去了解一下上海大学的研究生动态。带着一份忐忑的心情,我去了一趟上海大学。

“辞职考研失败”迷茫期

一个礼拜后,我从上海大学回来后,第一时间被院长叫进了办公室,他面带愠色地大声斥责:“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没写请假条经过批准后就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这个事件影响之恶劣,所以,院里决定给你记过!”

心高气傲的我辩驳说:“请假没经过领导同意就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确实不对,但是我有跟你亲自请过假,只是没有书面的假条而已。我认为这样并不至于要给我记过吧!” 原本一直令院长头疼的我被抓到了把柄后,他一直拿这件事教训我,并且乘胜追击。

过后,总公司的局长出面找我谈话,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请假没经过同意确实影响不太好,以后一定要注意改正,这次的事我们打算给你记个过就算了。”那时因为年轻,所以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仍然倔强地说:“我虽然没书面请假,没经过同意就离开院里影响确实不好,但是如果给我记过的话,我就辞职不干了。”

领导最后让我再考虑考虑,其实也是想让我认识下自己的错误,好好写一份检讨书,肯定可以避免记过。但是当时因为年轻,所以不够安分的我再次选择了辞职。我又再一次成了待业青年。

其实从上海回来后,我心里已经决定要考研。辞职后,正好我有更多的时间安心地考研。后来的几个月,我一直呆在家里安静地学习,认真地准备着考研。考研前的那些日子里,我买了一本又一本的书,买了一套又一套的资料,做了一个份又一份的模拟试卷。虽然是枯燥的教程,但是每天都在充实的学习中度过。1998年年初,我终于将所有的科目都顺利考完。

随后就是等待考试的结果,那些天的等待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也不为过,那时我紧张地心都提到嗓子眼里去了,心里有两个声音对自己说,一个是充满自信的声音:我肯定会过吧!另一个是略带紧张的声音:从热能专业转换为经济学专业的我能过吗?

结果终于揭晓,当听到电话里的分数时,有一阵是喜悦的心情,因为所有的基础课程我全部都过了,当我听到专业课没过的分数时,一下子失落之极。考研失败后,我心里的感觉极其复杂。低落?沮丧?迷茫?悲伤?这些词都不足以用来形容我当时复杂的心情。心里忽然就像少了什么一样,生活此时像失去了色彩一样,并且少了许多滋味。考研的失败一下子将我击倒在地,我不知道我人生接下来的日子应该做些什么?原来所有的盼望与希冀全部跌落悬崖。

这时,我没有了任何目标,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甚至开始变得自闭。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天天呆在家里听音乐、看书,或许这样才能将自己的悲伤掩埋在音乐与书籍这样美好的事物里。不管是同学、朋友、还是家人叫我出去散心,我都一口否决,因为我那时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拒绝出门。日子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渐渐家里发觉我越发的不对劲,害怕我出什么乱子,那时动员了许多相熟的同学与朋友开导我。[Page]

当时在深圳的大学班长刘凯知道我当时的状况后,在电话里极力开导我,并热情地邀我去深圳散散心。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我想或许能给予我些什么好的建议,而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家人的敏感和难过我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我想我应该去深圳一趟,或许对于我而言,会拥有新的收获。就这样,我像一个很久未见阳光的人出去重拾阳光一样去了深圳。

“出国深造”梦暂时停滞

在班长的家里一直住了将近三个月,那段时间我也相继和许多朋友、同学有了接触。有人建议我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可我没有再次选择考研,我没有勇气再次面对失败,而且读研这个目标也已经早已随着失败而丧失。

转眼快到1998年的年末,有个北京政法大学毕业的朋友李小娅,她大学毕业后就进了新东方。那时候徐小平在新东方专门设立了一个出国面试的培训部门,而李小娅正好是这个部门所延伸的专门负责加拿大移民事务部的负责人。她当时建议我可以尝试出国移民,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加拿大移民热”在那个时期是颇为流行的事情,所以当时心里潜藏的“出国深造梦”也一下子开始复苏。我心里想或许“出国移民”也是不错的选择,还可以实现我最初的梦想。随后,便跟随着新东方从深圳去了北京。那时我头脑还算比较清醒,没有被突出起来实现梦想的机会冲昏头脑,去北京的初衷是去了解办理相关程序的具体细节,以至于了解到申请过程细节化、透明化。

于是在北京,我以一个要移民去加拿大的技术人才的身份在新东方立了一个CASE。那时我恍然觉得自己总算有了一个目标,又回到了我大学毕业时最初的梦——“出国深造”。出国梦的萌芽是因为英语一直是我的强项,在语言方面,我也拥有不错的天赋。由于从立案到正式出国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于是,我直接从北京回到温州。

回到温州后,就一直张罗着准备出国所需的材料,闲暇时分就在家里看看英语书、读读英文诗歌、听听英文故事,并且开始联系一些加拿大的学校,准备进行留学申请。

成为“网吧老板”的缘起

那是一个闲暇的下午,平日我都是在一些英文杂志上搜集一些加拿大学校的信息,但那天在电信上班的高中同学张睿告诉我:“如果你需要搜集更多加拿大学校信息的话,可以在我值夜班的时候来机房上网查一下。” 因为这一句话,我便开始接触到网络。

之后,每当张睿值夜班时,我就随同他一起去温州市电信局的机房上网。那个时候还是用“猫”——调制解调器进行拨号上网。没过多久,电信局的营业部也开始摆放了数十台专门用于顾客上网的计算机开始对外营业。从此,那里成了我休闲与学习时间里必去的地方。

1999年初,温州陆续出现了第一批网吧,顾客进入网吧能做的无非就是浏览网页,发发E-MAIL。但是这个新奇的事物还是引起了我和许多人极大的兴趣。当时的网速很慢,尤其是打开一些国外的网页会经常急死人。某天,我无意中进了网易的一个英语聊天室,才知道原来上网还可以聊天,那个时候还没有QQ聊天工具。

1999年10月,在一次和毕业于上海交大的高中同学苏醒闲聊中,我随口说:“如果我们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网吧是不是也不错呢?至少我们上网就不成问题了。”这番话也获得了他的赞同,于是我凭着年轻的一股子热情就开始着手准备。那时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国的事也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等待,自己也经常去网吧上网,还不如自己开家网吧,这个想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然而因为苏醒有固定工作,家人不同意出来开网吧,所以没有参与到开网吧的过程中来。随后我去旧货市场买来了8台计算机,并在家附近的巷子里租了一个20平方米的门面。关于网吧的名字,我想过很多名字,比如哈勃、奔腾、深蓝,但最后定为哈勃网吧。

哈勃本身是一个天文望远镜,寓意借助一个小小的望远镜,人类可以接触到遥远的外层空间,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在等着它来探索和发现。哈勃网吧寓意以计算机代替望远镜,通过网络可以将人类延伸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去探索那些未知的东西。[Page]

1999年12月24日,伴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即将到来,哈勃网吧正式诞生,它不仅意味着要将人们连接到世界各个角落里新奇的网络世界,更标志着我与 “网吧老板”缘分的开始。(未完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清华学子,网吧老板

上一篇:我和我网吧师傅的故事
下一篇:半月离婚两次 因为老婆爱泡网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