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塘黑网吧 三角管理格局中生存
2011-07-07 20:01:55   来源:南方网(温平平 )   评论:0

金鼎官塘村居民一年来为取缔区域内十多家黑网吧而奔走,这些网吧长期容留未成年人上网,让家长非常头疼。但他们一年来奔走的成果并不明显,黑网吧屡禁不绝。只要一间隐蔽的屋子、几台电脑、连上网线,一个黑网吧就组建好了,但要端掉它可是个复杂的工程。是文化部门主管吗?文化部门无权进行治安处罚和吊销工商营业执照。那公安部门出动?对于无牌无证的经营单位,执行查处的主体部门是工商局,公安只能配合。找工商局投诉?得到的答复是“该做的我们都做了,都有查”。

一位官塘村家长感叹,多头管理和执法,给这个领域留下的,却是一条条无法愈合的缝隙。这个三角管理的格局,怎么封堵得住黑网吧对未成年人的侵蚀呢?

一个月前,南都记者接到官塘村部分居民反映,该地区十几家黑网吧长期容留未成年人上网,导致许多小孩沉迷网络、无心上学。村民称,他们也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过情况,连消防部门都去投诉过,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记 者 走 访 时 发 现 ,当 地“黑”网吧多以士多为招牌藏身民宅之,非常隐蔽,比如创新海岸科技八路的一家黑网吧,外部是联通专营店,隔壁就是警务室。

村民的苦恼

孩子挡不住诱惑家长怕报复

“我的孙子上五年级,成天不上课,整天就到那些网吧上网玩游戏。”每天放学后,眼看着别人家小孩都回家了,70多岁的张老伯却常常要到村里的网吧找自家孙子,“一开始是同学带着去,没钱上网了就偷家里买菜的钱,每次四五元、十多元,怎么说都没用。”有一次,张老伯再次试图教育孙子,却被他推倒在地。

报料人小肖告诉记者,很多孩子总是放了学或者干脆逃课就去上网,家长找到的时候,发现孩子们都在玩游戏,有的还在看黄片,“他们都还是学生,这样长期无心上学怎么得了。”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试图向更多居民了解情况,但他们大都不愿多说,报料人小肖称,因为当地“黑”网吧雇佣了不少无业游民甚至小混混当保安,即使成年人都怕被报复,敢怒不敢言。“我们也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过情况,连消防部门都去投诉过,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小肖说,好几次工商部门前往查处,这些网吧店主都似乎有预知能力,提前拉闸关门,而一名与小肖熟识的“黑”网吧店主无意中曾透露,有一次当地派出所没收了其店里的设备,但之后每台电脑按500元的价格交了罚款就都拿了回来。当地“黑”网吧的变动性也很大,有的营业一段时间会暂停,有的则“打一枪换一炮”,转移位置再重新营业。

3个1/3责任 加起来不到1

记者随后走访了相关管理部门了解到,目前,文化、公安、工商部门都负有对经营性网吧管理执法责任,但由于涉及多个部门,多头监管容易产生部门间管理缺位、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这也是导致“黑”网吧治理难且屡禁不止的现象普遍存在。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质疑,每个部门似乎都有三分之一的责任,但3个三分之一加起来,达不到1。

文化部门只能管文化经营许可

文化部门如发现网吧传播色情内容、接纳未成年人上网,最严重的处罚只能吊销其文化经营许可证,却无权对其进行治安处罚和吊销工商营业执照。“黑”网吧的取缔权在工商部门,但网吧的日常管理由文化部门负责,当网吧内未实行身份证实名登记上网甚至发生违法犯罪事件时,管理查处的权利又落在了公安部门。另据了解,我市文化部门自2009年开始应行业要求已停止了网吧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审批,实行总量控制。

金鼎工商所“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记者来到金鼎工商所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当地“黑”网吧猖獗的现象非常重视,并且会定期联合其他政府部门对已经掌握情况的“黑”网吧进行查处,该类整治打击工作占了所里较大的工作量,“该做的我们都做了,都有查”。而对有居民反映部分“黑”网吧会在打击行动开始前就拉闸关门溜之大吉,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清楚是否存在此类情况。 [Page]

高新区公安分局派出所无权收缴机器

高新区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邱主任告诉记者,查处无牌无证经营的所谓“黑”网吧并非公安局或派出所的职能管辖范围,执行查处的主体部门是工商局,公安局只作相关配合。只有当网吧内发生了如涉黄等违法犯罪行为,或查明网吧存在未按规定实行身份证实名登记的情况,公安局才有单独对其进行查处的权利。“一旦发现网吧无牌无证经营,我们会先通报给工商所进行处理。”邱主任告诉记者,就辖区内存在“黑”网吧的情况已多次寄函到工商部门反映情况。

针对有网吧店主透露当地派出所收缴机器后,只要按每台电脑500元的价格缴纳罚款就可将设备取回的情况,高新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规定,派出所没有收缴机器的权利,更没有每台电脑缴纳500元罚款的依据,网安大队在接到群众举报后,也只能先通报给工商部门处理。此外,派出所如查明网吧存在未按身份证实名登记的情况,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罚多少怎么罚则要根据未进行登记的人数自由裁量,最高罚款不超过1.5元。

黑网吧的运营

开办藏身自建房 以家庭名义接宽带

官塘村居委会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经营黑网吧的都不是本地村民,而是外地人租用村民的自建楼房开设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低运营成本和高回报刺激的影响,“黑”网吧通常以家庭的名义接入宽带,不办任何证照,不缴纳任何管理费用,以在校中小学生和打工者为主要营利对象。金鼎当地某正规大型网吧约有300多台电脑,据店主透露,该网吧前期投入420多万,光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就花费了75万。正规网吧光纤费一年要1万多,而“黑”网吧随便接两条线,一年只需要几百元,再配置十几台电脑,就可开门营业,上网的价格普遍在每小时2元或2.5元,正规网吧价格则略高些,根据设备条件不同定价在每小时3元到4.5元之间。

记者在金鼎官塘村和下村暗访中发现,与正规网吧动辄上百台电脑的规模相比,“黑”网吧的规模只能称得上是小麻雀,一般只有约二十台机器,规模大一点的也只是在三四十台左右。这些“黑”网吧大多形态非常隐蔽,前面是士多或小超市,店的背后就是网吧,只要跟店主说想上网,就会得到明确指引。有的网吧则甚至不用店铺作为掩盖,外部没有任何招牌,只有一个简单的铁闸门,留出一个入口,不走近看根本不知道里面作何用途。

管理无需登记身份就能上网

在报料人小肖的指引下,记者看到,部分网吧门口站着两三名光着上身的男青年,据小肖描述,这些人就是村民口中的当地“帮派混混”,受雇给网吧看场,他们的警惕性非常高,会注意每个在附近经过的人,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即通知店主关门。有的家长到网吧内找自家小孩,也会受到这些“保安”的眼神威胁。

在官塘村,记者在小肖的指引下走入其中一家外部没有挂出任何招牌的网吧。跨入铁闸门,里面的空间约有三十平米,两边靠墙位置用长形夹板搭起简陋的桌面,上面各放有十台机器,中间留出一条通道,当天的客人寥寥。一个客人给记者指出,角落里一名光着上身、正在上网看视频的人就是该网吧的管理人员,想要上网跟他说一下即可,每小时2.5元。而据记者观察,房间里并未挂出工商经营执照等有效证件。随后,记者未使用身份证登记,在网吧管理人员的指引下打开了其中一台电脑。电脑硬盘就有一个名为“女士勿进”的文件夹,打开后可看到里面密密麻麻地陈列了上百部淫秽视频。

影响上课时间校服生大玩网游

随后,记者在下村的一家小超市内也发现了一个配备约三十台电脑的“隐形”网吧。店主向记者表示要上网须先交10元押金,结账时上网费用再从押金里扣,超市收银台旁还安装了视频监控,可看到网吧内的一举一动。在店主指引下,记者进入超市后面的其中一个小房间,里面摆放了七台电脑。而令人感到吃惊的是,正在上网的是两名身穿校服的中学生和两名小学生,甚至还有一位年仅四五岁的孩童,他们正在全神贯注地玩着穿越火线、梦幻西游等网络游戏。“今天不用上课吗?”面对记者的询问,一位正在玩游戏的校服男生警惕地看了记者一眼,随即转过头去,没有回答,继续玩游戏。[Page]

报料人小肖告诉记者,他每次到网吧上网,都能碰到像这样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一般是白天结伴而来,到了晚上,网吧的消费者则以附近的外地打工者居多。

相关热词搜索:官塘黑网吧

上一篇:腾讯借道金山 或补齐安全与MMO短板
下一篇:宝山一网吧起火“喷烟”4小时(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