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一年黄掉136家网吧 农民工成网吧主力军
2012-05-18 13:48:45   来源:时代商报(田勇 )   评论:0

冷清的网吧。  沈阳很多网吧在亏本经营,转让数量也在持续增加。  iPhone4冲击网吧市场。本版图片由记者马宏罡实习生 赵吉生摄  如其它行业一般,网吧业也有辉煌与衰落。  4月12日,文化部发布了《2011...

冷清的网吧。

 

  沈阳很多网吧在亏本经营,转让数量也在持续增加。

 

  iPhone4冲击网吧市场。本版图片由记者马宏罡实习生 赵吉生摄

  如其它行业一般,网吧业也有辉煌与衰落。

  4月12日,文化部发布了《2011中国网吧市场年度报告》。数据显示,以iPhone4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终端,造成网吧用户数量首现负增长。在更早,来自沈阳市网吧协会的统计显示,去年沈城网吧数量由1279家萎缩至1143家。更可怕的是,目前沈城还有超过300家网吧在亏本经营,转让数量也在持续增加。至此,自1997年沈城出现首家网吧的15年后,网吧业在沈成为夕阳产业。

  那么,沈阳网吧业遇到哪些困境?带着疑问,记者展开了调查。

  网吧上座率不足五成

  1997年,沈阳出现第一家网吧,此后数年间网吧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大街小巷。

  5月13日下午2点左右,家住沈河区方家栏地区的王鹏,前往家附近的一家网吧上网。可出乎预料的是,虽然眼前的网吧依然那样熟悉,但网吧却早已大门紧闭。后来,他从旁边一家商户了解到,原来这家网吧已经在几天前兑给一家发廊了。

  王鹏说,他是那家网吧的老主顾,不但办了会员卡而且还存有现金。“现在的网吧,说开就开,说关就关。”王鹏说。其实不单是这家网吧,这已经是这一地区近段时间以来,关掉的第三家网吧了。无奈下,王鹏决定到远处的另一家网吧,“反正会员卡里也没多少钱了,黄了就黄了吧。”王鹏说,他已经很久没去过网吧了,最近迷恋上一款网络游戏,并和另外几人组成战队,所以才经常到网吧去上网。来到网吧,王鹏显得很兴奋,“我现在仍然记得上学时,第一次摸鼠标和键盘时的场景。”王鹏说,那时即便上课,头脑中依然反复播放着游戏中的画面。

  与王鹏1997年第一次接触网吧一样,沈阳一家连锁网吧的负责人孙立权,也是从那年开始接触网吧的。不过,有所不同的是,那一年他在沈阳开了第一家连锁性质的网吧。孙先生说,那时的网吧,上网费最高时达到每小时30元,而且上网的人绝大多数是白领和大学生。

  孙立权说,当年网吧可谓暴利,通常情况下会1年就能回本。与此同时,因为网吧数量稀少,以及上网人群相对稳定,每个月还都会带来不菲的收入。然而,与那时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当下网吧进入尴尬的瓶颈期。

  当天,记者来到孙先生位于三好街附近的网吧,结果发现在晚7点左右那里的上座率还不足5成,直到晚8点半以后上座率才慢慢提升。对此,有公开统计数字显示,目前沈阳网吧平均上座率还不足50%。这样的上座率,对于不断上涨的房租、用工成本而言,无异于导致网吧行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网吧市场规模萎缩较快

  因为网吧数量骤增,导致行业竞争加剧,继而造成上网价格暴跌,以至于影响日常经营。

  5月11日晚9点左右,突如其来的小范围停电,打乱了万寿寺街一家网吧的平静。在停电那一刻,20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屋顶的吊扇停止了转动,扩音喇叭也不再扑腾作响,机箱内硬盘的工作声戛然而止,闷热的空气开始在网吧内迅速弥漫,只剩下仅有的4名顾客在高声抱怨。

  差不多20多分钟后,收银员开始吃起了烛光晚餐,机修趿拉着拖鞋继续发呆,店主张杰则仰靠在沙发椅内,看着由近及远的烟圈,寻思着网吧的未来。“现在看来,停电比不停电要好!”张杰说,即便在三四年前,哪怕只有几分钟,停电永远是他无法接受的。而在当时,这次突发事件显然来得恰到好处:一方面,可以打发走那4名一直冲着麦克风吐着脏话的年轻人;另一方面,对于已经入不敷出的网吧而言,无异于节省了相当的营业成本。

  此刻,已经在业内打拼10年,经历网吧从暴利到微利再到亏本经营,几番折腾却仍不见起色的张杰终于心生退意。张杰说,他是1998年进入网吧行业的,距沈阳首家网吧开业仅1年,照比1996年在上海开业的国内第一家网吧也仅有2年,可以说是沈阳网吧行业第一批尝鲜者。“那时,网速根本没有这么快。”张杰回忆说,那时要用“猫”拨号上网,价格则是每小时10元,但每天都有人在网吧外排队等候。

  张杰说,由于较为丰厚的利润,随后的2000年到2006年7年的时间,也是沈阳网吧数量急剧扩张的年份。然而,也正是因为数量骤增,导致网吧业竞争加剧,继而使得上网价格暴跌。“在2006年,我至今仍记忆犹新,白天上网每小时才收1块钱。”随之而来的,就是店主利润的大幅度减少,继而导致众多网吧关门停业。

  在《2011中国网吧市场年度报告》中,有调查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网吧市场规模同比下降19.7%、为619.05亿元。与此同时,来自沈阳市网吧协会的统计显示,去年沈阳网吧数量由此前的1279家萎缩至1143家。

  iPhone4冲击网吧市场

  不仅仅是高房租,还有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尤其是iPhone4和iPad在强烈冲击着网吧市场。

  陈迪说,每个月10万元折合到每天就是3000多元的成本,如果再继续分解,每台电脑每天的营业额应不低于12.5元。“网费才2元钱,这也就是说每台电脑要有人玩6小时以上。”陈迪说,网吧高峰时间段的上座率还不足50%,“我要说我赚钱,你能相信吗?”

  陈迪说,致使他选择“撤离”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房租。“涨得实在太快,与2000年相比,几乎涨了4倍左右。”陈迪说,当初因为生意好,而且搬家又担心“水土不服”,所以高房租造成利润被一再压缩,但好在能够维持生存。陈迪同时也表示,房租上涨与房主无关,这都是市场行为,“无论如何,我现在实在负担不起了。”

  让陈迪更郁闷的是,他手中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价格一而再、再而三的缩水。陈迪和张杰告诉记者,因为2004年辽宁省开始推行网吧连锁经营,所以文化部门便不再向个体经营者发放“营业牌照”。所以,这张牌照与“出租车标”一样,因数量稀少造成价格水涨船高。在张杰的记忆中,曾几何时沈阳一家网吧曾创造出百万出兑费的纪录,至今仍无人改写。的确,因为网吧行业的萧条,导致目前沈阳网吧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所以,“牌照”转让费也是一泻千里,“现在,这张纸根本不值钱,空兑牌照只要五六万元。”

  陈迪说,其50万元的转让费,绝大多数是电脑及配套设备,再就是这处门市房也对得起那个价格。

  在今年4月12日,文化部发布的《2011中国网吧市场年度报告》明确指出,不断上涨的成本以及不断受到移动互联网冲击,目前我国网吧行业已进入微利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比 如 笔 记 本 电 脑 、iPad、iPhone4S。

  的确,不久前苹果公司发布了今年一季度年报,数据显示iPhone销量增长了88%,达到了3510万台。iPad销量也达到了1180万台,增长率为151%。其中,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贡献率近20%。众所周知的是,无论是iPhone还是iPad,都将移动互联网作为主打。

  对此,记者从辽宁省通信管理局了解到,在未来3年内我省3G用户将达到2185万户,互联网宽带用户也将年均增长11%以上,达1175万户左右。

  就在移动互联网不断扩张地盘的同时,国内到网吧上网的网民数量却同比减少3376万人,更有46.2%的网民经常使用手机上网。继而,导致单纯依靠人们到网吧来上网的行为,已经很难在继续维持网吧的正常经营活动。

  农民工成网吧主力军

  有转行打算的,绝不止张杰一人,在网络上搜索“沈阳网吧出兑”,几乎每天都有新信息。

  5月12日,淅淅沥沥的小雨时停时下,在这个本应客流量大幅增加的日子,陈迪的面前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名小青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因太原街商业街内的商家在做促销,网吧附近的中华路、胜利大街周边的店铺全都生意兴隆。

  陈迪说,网吧距离沈阳站、太原街都不远,不但交通便捷而且客流量大。然而,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这家营业面积为540平方米、有240台电脑的网吧,仍鲜有人问津。陈迪说,大部分人不愿意兑、只愿意租,“50万元的出兑费并不高,重要的是当下谁也不愿触网吧的霉头。”

  陈迪告诉记者,因为家庭宽带的普及,从2004年开始网吧的主力,就已经从白领阶层向学生阶层转变。然而,因为网吧数量越来越多,再就是一些黑网吧的存在,尤其是饱受诟病的网瘾问题,导致管理部门的各种政策在2004年后纷纷出台。

  张杰说,很多网吧联合在一起,只要听说执法部门来检查,要么就地遣散学生,要么干脆闭门停业。张杰说,在2006年时有一家网吧,为躲避文化稽查人员的检查,竟然把网吧开到了附近的药房楼上。后来,还是孩子家长向主管部门举报,才端掉了那家黑网吧。

  到了2006年之后,因为管理越来越严格,尤其是现在上网必须刷二代身份证,最终导致学生群体开始远离网吧。与此同时,因为“80后”农民工陆续进城,他们开始成为网吧的有生力量。陈迪说,每到周末在他网吧“包宿”的网民,绝大部分是在附近打工的农民工兄弟。不过,这也只是昙花一现,终究无法成为沈城网吧业的救命稻草。

  当天,记者利用“百度搜索”键入“沈阳网吧出兑”,看到包括58同城等在内的众多网站,均有网吧出兑的信息。与此同时,还专门有人建立了一个“沈阳网吧出兑”的百度贴吧。

  经过统计,记者发现在辽宁商务港网吧出兑频道中,本月以来有16条网吧出兑的信息。在今年的1、2、3、4月份,则分别有23条、74条、37条和34条网吧出兑信息。这也就是说,截止到5月15日,今年以来沈阳至少有184家网吧有意转让,占到目前沈城1143家网吧的16%左右。

  陈迪认为,其他转让者大多与他有同样的境遇,即便是赚钱最多也就是保本或者微利。“其实在2006年以前,网吧的盈利水平还是不错的。”陈迪说,他50万元的投资成本,只用差不多1年时间便回本了,可当下不断上涨的经营成本,已然成为摆在网吧生存路径前的拦路虎。

  陈迪以他的网吧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房租为50万元/年,平均4.2万元/月,员工工资为2万元/月,宽带费用为1万元/月,水费与电费共计1万元/月。如此,每个月有8.2万元的固定支出。再加上设备损耗,以及其它项目支出,陈迪说他每个月有10万元的成本。

  哪些因素影响网吧发展?

  目前,沈城网吧行业陷入上网渠道多元化、各类成本居高不下,以及消费群体流失的困境。

  对此,很多网吧从业人员萌生退意,但也有人在坚守希望,认为行业面临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那么,单就网吧本身而言,还有哪些天敌存在呢?

  对于目前沈阳网吧行业的现状,沈阳市文化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网吧业主之所以遇到这样或是那样的困难,主要问题症结还是在市场。这位负责人说,在网吧业进入朝阳期的2006年以前,因为较为丰厚的利润导致从业者盲目入市,继而使得市场供求关系遭到破坏。这位负责人说,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的确对网吧产生致命影响。好比说,人们外出旅行时,酒店通常都会提供上网服务:再比方说,很多女士在烫发时,美发店也会提供网络用于顾客打发时间。另外,随时随地在身边的手机,也是人们通过网络与外界联系的重要平台。“这样的子还有好多。”这位负责人说,即便在列车上,也有电信运营商提供的WIFI信号,用于消费者浏览互联网。这位负责人说,人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网络信号的中心,网吧绝不再是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了。

  不过,根据沈阳市文化局的统计,目前沈阳仍有超过400家网吧处于盈利状态。这位负责人说,调查中不难发现这些网吧具备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多半靠近大学校园或是繁华的社区,“对于一些参与性、互动性更强的游戏,网吧显然还是一个重要的平台。”那么,网吧经营的支撑点究竟在哪里呢?

  对此,文化部在《2011中国网吧市场年度报告》明确指出,网吧连锁仍将是网吧业的出路,原因则是只有网吧“抱团取暖”才有可能度过寒冬。

  的确,来自文化部的统计数字显示,去年国内网吧连锁已近40%,较2011年年初增加了10个百分点;从门店数量看,网吧直营门店数量1万多家,加盟门店数量4.8万多家,直营门店比例略有上升;从连锁企业数量看,经认定的全国网吧连锁企业4家,省级连锁企业232家,区域性连锁企业343家。

  然而,陈迪却认为,即便网吧进行连锁经营,问题依旧突出。陈迪说,通常情况下网吧的加盟费为两三万元,再加上设备采购、房屋装修以及房租等,一家规模在100台电脑的网吧,初期运营成本在50万元以上。陈迪说:“这么高的门槛,有多少人愿意从业。即便从业,我看也未必有饭店来得多。”

  的确,沈阳市文化局的相关负责人也认为,网吧连锁经营受前期资金投入大、回收周期长、经营成本高等因素的制约。但是,如果能够吸引金融资本,那么就有利于网吧连锁企业真正做强做大。有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1月份,腾讯以1.3亿元收购了顺网科技,这家国内领先的网吧平台运营商4%的股份,成为顺网第四大股东。

  也有人建议,除通过增加上座率盈利外,网吧也可以在传统零售外,适当增加游戏点卡甚至是彩票销售,来吸引更多的人走进网吧。



 

相关热词搜索:沈阳 网吧

上一篇:网吧行业盈利水平下降 冰城网吧寻路发展新机遇
下一篇:低功耗成王道 网吧主一年采购800块X4 638

分享到: 收藏